1. 首页
  2. 人物传记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团贷网唐军发迹史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唐军接受媒体采访截图

团贷网爆雷了,多名高管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有多位读者朋友向我反馈,说让我写写团贷网,我不太懂金融,今天便起底一下团贷网创始人唐军,为这起爆雷事件添柴加火。

因为,这样的事件越火,就越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越能帮投资人挽回损失,越能起到警示他人的作用……

一、

1987年秋天,四川达县大树镇出生了一个小男孩,名叫唐军。

那时,唐军的贵人史玉柱还在深圳大学读研究生;另一个贵人王利芬,在华中师范大学读研究生。而多年后给唐军的团贷网代言的王宝强,年仅3岁。

唐军出生的这个地方,属于贫困地区,一般人来钱的办法,无外乎就是老老实实种地,或者外出打工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资料图:达县大树镇

因为父母也被裹挟到打工大潮中,长年在广东东莞打工,小时候的唐军,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留守儿童,生活并不像城里孩子一样幸福安稳。

对他来说,一天吃两顿饭,一个人往返广东和四川,经常转学,这样颠沛流离的生活,仿佛已成为常态。

1998年,11岁的唐军像往常一样,一个人坐火车去东莞,上车后却发现钱被偷了,整整68个小时的车程,没有任何人提供帮助,他连一顿饭都没有吃上,完全凭意志坚持了下来。

这件事给了唐军很大触动,四年级的他,直接辍学,跟父母打工去了。

在东莞待久了,唐军发现这个地方有钱人真多,很多老板看上去轻轻松松就能赚大钱,而自己的父母,从事废品回收行业,每天起早搭黑,拼死拼活,也只不过刚够温饱。

少年唐军被震撼到了,他暗暗发誓,自己长大了,一定不要打工,一定也要做老板。

做老板需要学知识,所以他又回到家乡继续上学。

然而,重新走进校园的唐军,能安安分分地考上好的大学吗?

二、

2002年,15岁的唐军无意间看到史玉柱的访谈节目,了解到史玉柱当年在珠海的巨人大厦“倒塌”时,负债1.5亿元,然而两三年内又东山再起,并将欠下债务全部还清。

自此,唐军的人生理想便是“成为史玉柱这样的人”。每次写作文,不管什么题目,都往史总的故事上扯,每次都得高分。

因受史玉柱影响,唐军开始有了商业头脑。

高中,就在校园里倒卖复读机,挣来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。

大学期间,他又创办“市场营销协会”并担任会长,以协会名义与工商银行、国海证券联合举办“校园模拟炒股大赛”,并担任中国联通多种业务的校园代理人……

不过真正让唐军赚到人生“第一桶金”的,还是担任驾校代理。

当时他瞄准了“大学生学车”这个市场,便找到当地第一大民营驾校的老板说:如果我在一个星期找到30个人报名,你就以低于市场价400元的价格给我校园代理权,怎样?

老板说可以试试。

回到学校后,唐军以“市场营销协会”的名义,向所有会员发出驾校优惠信息,并花钱租来一辆车,开车上课。

很快,“开车上学的学生”成为学校热门话题,考驾照成了时尚,报名者众多,唐军顺利拿下代理权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资料图:大学生学车

之后,唐军又扩大了业务范围,将驾校代理从本校延伸到周边大学,上千名学生通过唐军报考驾校,于是,还是一名大学生的唐军,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一个大学生手握40万元巨款,会发生什么?

唐军的反应是炒股。

唐军喜欢看新闻,当时靠炒股一夜暴富的媒体报道很多,于是他就把赚来的40万,在股市6000点的时候都投了进去。

然而成功有那么容易?报纸上靠炒股一夜暴富的新闻,会在唐军的身上重演吗?

 

三、

炒股暴富的故事,可能真有,但主人公一定不是唐军。

2008年股市暴跌,投入全部身家的唐军,一夜之间从“大学生创业明星”,成了一贫如洗的穷光蛋。

此时,凭借“脑白金”再度创业成功的史玉柱,旗下公司已在美国上市,公司市值42亿美元,史玉柱个人身价突破500亿元人民币。

而王利芬,也已经通过央视《对话》《经济信息联播》《赢在中国》《我们》等多档节目,确立了自己的媒体大佬地位,成为“全球青年领袖”,与史玉柱、马云、柳传志等人都有诸多交集。

喜欢看新闻的唐军,此时正处于人生低谷,他对史玉柱、王利芬这样的大佬如雷贯耳、十分景仰,然而他的心情,如同朱自清笔下的一句话:

热闹是他们的,而我什么也没有。

念大三的唐军无心读书,来到东莞一家小额信贷公司做销售,因为在大学时做驾校代理锻炼了口才,口才了得的他,3个月赚了50万。

失意的唐军又找回了自信,并对小额信贷行业有了认识:

额度小,需求旺盛,市场前景巨大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唐军对外宣传照

2009年,唐军在东莞太路中兴大厦,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创办了东莞市俊特信贷咨询有限公司,帮助小微企业从银行获取贷款。

因为对行业的了解,唐军的信贷公司两个月就实现盈利,月进账达到了40万,之后一年多时间让唐军赚了不少。

一看赚钱这么容易,唐军飘了,乱投资、乱放贷。

恰逢2011年金融风暴,一夜之间,唐军赔得比炒股那次更惨,不但亏光积蓄,还欠下了800万的巨额债务。

唐军第一次尝到了被催债的滋味。一天晚上,他和创业搭档张林在宾馆抱头痛哭,不知道第二天要怎么办好。

唐军开始进行人生总结,回想起自己的第一个客户。那时他在路边捡到一张名片就去拜访,侥幸后来成功了,但是,如果不成功怎么办?

他意识到了人脉和资源缺乏,对创业的限制。

最后,他们通过拍卖市场,低价拍下东莞别墅,然后再高价卖出,才得以补上资金缺口。

四、

在人生低谷的时候,唐军想起了自己的偶像史玉柱。

史老板当年因为胡乱盖楼欠了2.5亿巨债,却依然能很快东山再起,再造神话,自己为啥就不能呢?

于是,唐军一个人跑到上海巨人分公司去“取经”。然而名不见经传的他,只是个小人物,最后“经”没取到,却在出租车上看到了“团购网”的广告。

一时之间,唐军脑子里电光石火:他叫团购网,是把批发和网络结合起来,那我要是把信贷和网络结合起来,做个团贷网,应该也不错吧?

2012年6月30日,25岁的唐军,创办了团贷网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团贷网获得巨额投资后的宣传页面

可惜做了半年,没有任何起色,唐军骑虎难下,焦头烂额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

五、

唐军无比纠结的时候,王利芬辞去央视公职,创办优米网已经两年了。喜欢看新闻的唐军,也喜欢上优米网看大佬的故事。

2012年底,王利芬的优米网仿照“巴菲特午餐”,拍卖“史玉柱三小时”。

一直想跟史玉柱取经的唐军,眼睛一亮,一咬牙,花了213万元拍了下来。该款项后捐赠中国少年发展基金会与爱佑慈善基金会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史玉柱微博截图

“85后屌丝豪砸两百万,请史玉柱吃饭”,新闻一刷屏,家人和朋友们都以为唐军疯了。

 

六、

事实上,唐军不但没疯,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。

他清醒地看到了史玉柱的名人效应,以及他身后雄厚的资本,顶级的政商朋友圈,正是他这样没有背景的“贫二代”梦寐以求的。

他那时候还年轻,但是已经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,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与其被暗中标好的价格“宰一道”,如此明码标价的机会,不是更加难得和敞亮甚至便宜吗?

唐军人极瘦,个头不高,长相斯文白净,语速很快,让人感觉这个人一直处于激越状态。

与史玉柱见面时,唐军精心准备了一套黄金餐具。

会面时他递给史玉柱说:“史总,这是送您的黄金餐具。筷子代表保健品业务,勺子代表巨人网络,碗意寓金融业务。不论是筷子夹的菜,还是勺子盛的汤,最终都得汇到金融碗里。”

史玉柱一听就乐了:“你小子对我的业务研究挺透啊。”

“您觉得网络借贷这个模式合适吗?”唐军很快就向偶像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史玉柱表示打擦边球不丢脸,并且安慰唐军:“很多商业大佬都做过类似的事,淘宝最初也是灰色的。”

史玉柱和唐军的会面进行了两个小时,期间,当时的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闯入了谈话。史玉柱说:“我给你引见一下民生银行电子商务公司,他们可能会去你那儿入点小股。”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史玉柱和唐军

果然,经过和史玉柱的一顿213万元的天价午餐,唐军收获颇丰。

首先,2011年拍下史玉柱三小时的上海大佬袁地保,考察了唐军的公司后,给唐军投了2000万。要知道,光这一笔投资,唐军的饭钱就赚了回来。

此外,史玉柱也给唐军引荐了不少大佬,除了当时的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,还有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,等等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唐军(右二)和新华联傅军(中)合影 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唐军和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(中)合影 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唐军和力帆控股实控人尹明善(中)合影

后来的公开资料显示,团贷网的重要股东除了史玉柱、王利芬、沈宁晨等商界大佬,还包括了九鼎投资、巨人投资、久奕投资等知名投资机构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资料图

认识史玉柱后的短短几年,唐军和自己的团贷网知名度暴涨,获得4轮累计24.75亿元的投资。

 

七、

85后四川“贫二代”唐军逆袭了。

2013年,CCTV《奋斗》节目组采访唐军,报道标题为《85后金融才俊的五味人生》。

2014年,唐军成立了北京房宝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主营众筹房产,投资者最少出资1000元,才能参与众筹购买价值千万元的别墅。很快,这个项目被很多大佬所看好,纷纷投资。

其股东除了阿里副总裁红冰原、江南春的父亲江伟强外,还有北京优视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。

北京优视米公司有一位牛逼的股东,名叫马云。

自此,网络开始盛传:唐军2年混进马云朋友圈。

这一年,唐军获评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主办的“2014中国经济人物”。

2015年3月,唐军被清华大学聘任学生创业导师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清华大学聘书

同年底,团贷网花5000万买了光影侠股份的壳,借壳登陆新三板。

2016年,唐军邀请红得发紫的王宝强代言团贷网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王宝强代言宣传页面

同年底,在马化腾、李彦宏、江南春等出席的慈善晚宴中,唐军花4100万拍下支付宝开屏广告,加上其他拍卖总共花了5200万。

然而这样一步登天的逆袭,真能一劳永逸、高枕无忧吗?

 

八、

2017年1月26日,因新三板对互联网金融企业关闭了市场功能,团贷网退市。此后,唐军再次借壳A股公司鸿特精密(后更名为“派生科技”)。

2017年3月28日,北京优视米退出房宝宝。

2017年7月20日,唐军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。

2017年8月,小黄狗环保成立,唐军为大股东、董事长,一年多时间估值超过150亿元。

2018年10月20日晚,唐军向母校达州中学捐款100万元,用于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。 

2019年2月28日,团贷网历史累计成交量达1307.70亿元,借贷余额超过145亿元,累计借出人数98万人。

2019年3月15日,派生科技第四届董事会成立,新的董事会及高管团队上任。这一天,唐军在朋友圈晒了新上任董事会团队。

不到两周,该团队实际控制人唐军、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、董事余军、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等4人,便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2019年3月28日,因受团贷网拖累,派生科技已紧急停牌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某互金公司高层对此评价说:

唐军是想做个资本的局,一手环保科技小黄狗,一手上市公司派生科技,中间还有网贷平台作为资金端,可惜,玩砸了。

 

九、

据团贷网官网显示,截止到3月28日,团贷网已经运营6年256天19小时,借贷余额超145亿元,当前出借人数超22万人。

这也就是说:平均每人约损失6.6万元。

如今,团贷网多名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,22万投资人开始在紧急填表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紧急填表的投资者们

万小刀公众号的一些读者朋友,也纷纷反馈,他们有的投资几万,有的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。

能不能收回本金,他们心里都没底。

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。

唐军曾对记者说:当你失败最落魄最倒霉,哪怕你饭都吃不上了,然后欠一堆债,哪怕是马上要去坐牢的时候,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恐惧。

不知道现在的唐军,恐惧吗?

希望有关部门能妥善处理好团贷网爆雷事件,还想对唐军说:

一个人,一家企业,经济破产还有希望,如果信誉也破产,那就彻底凉凉了。

对于受伤的投资者们,无论是唐军,还是他所在的企业,都应该实实在在的偿付和妥善解决,因为这不但是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,还是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——良心。

 团贷网之死,高利贷团灭简史

来源 |半佛仙人(ID:banfoSB)   作者 |半佛仙人

01

团贷网死了,这是近期互金领域最大的一颗雷。

我很遗憾,我由于一直揭露P2P的坑,收了十多封律师函,而团贷网,是其中非常特殊的一家。

因为他们的人潜伏在我的live中,听到了我说他们坏话。

所以除了因为文章发函外,还因为直播,又给我发一张律师函。

所以我非常重视他们,决定请一个律师好好玩儿。

然而距离开庭还有不到4个月,他们就先走了,好一招借力打力,让我一拳打在棉花上,这家公司真是七伤拳高手,为了让我的律师费打水漂,竟自己杀了自己。

其实今天还有另一家P2P也被警方查封,叫做口袋理财,一个在P2P领域存在感一般,但在高利贷领域无人不知的公司,XX白卡。

这两家P2P公司,和传统的P2P跑路完全不同,他们不是被所谓非法集资的资金池拖垮,而是被高利贷彻底毒死的,而且还是他们自己放出的高利贷。

而国内目前残存的P2P平台,大部分都中了高利贷的毒已深,接下来,还会有一系列的平台跑路,那些给我发函的公司,目前只剩一家还活着了。

团贷网和口袋理财的倒下,将是这新一波雷潮的序幕。

这一篇文章,是对中国互金史上最混乱的一段历史的揭露,我不写,可能永远也不会被人知晓。

外人看到的只是互金雷潮,我告诉你的,将是此次雷潮背后的原因。

02

P2P在中国,是伪命题。

这个行业从一开始,就不适合中国国情,这也是我近3年来一直呼吁大家不要碰P2P饱尝律师函的原因。

为什么是伪命题?

因为这个行业存在2个根本悖论,导致无法正常存活。

第一个悖论,必须刚性兑付,投资人不接受承受风险。

按照正常的P2P模式,交易是人对人的,应该是投资人自己决定投不投借款人,投了之后,钱要不回来,风险应当自己承担,平台不承担兑付义务,政府也不允许P2P刚性兑付。

但我们都知道,这在中国,行不通,投资人会搞死你。

所以平台要活下去,必须刚性兑付。

一头是刚兑不合规,一头是不刚兑会死,这是第一个悖论。

第二个悖论,投资收益与风险的逆向筛选矛盾。

一般P2P给到投资者的收益在8个点以上,高的十几个点的也有,再加上获客成本,运营成本,工资支出,资金通道成本,保证金等等一系列成本,P2P平台的资金成本基本都在20%以上,更高的也有的是。

那么问题来了,P2P平台以20个点以上的成本搞来的资金,需要以多少的价格放出去才能有的赚?

考虑到部分坏账的情况,这个数字应该是30%以上的年化。

如果对企业融资这个领域有所了解的人,应该知道,这个融资成本,正常企业是不可能接受的,因为连毛利都赚不回来,现在实体经济这么不景气。

正常经营的企业不会要这种钱的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肯接受这种必然换不上的费率的钱的,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?他们的资产质量如何?

一头是投资人要高收益,一头是投资标的高风险,这是第二个悖论。

由于上述两个悖论的存在,导致的结果就是,大量的P2P平台,为了活下去,实质性违规操作,搭建资金池,借新还旧,走向庞氏之路。

03

原本P2P行业,在2017年初就该全员覆灭了,因为那时候整个经济下行厉害,坏账频发,而且由于早期P2P都是大额投资标的,一个标的初风险,一个平台爆炸。

更要命的是,大额标的,也玩不转了,那个时候政府要求P2P限制标的规模,企业标的不能超过100W,个人标的不能超过20W,限期整改。

鑫合汇和草根就是那个时候囤了过多的大额标,导致合规无望的,他们的律师函,我要留给下一代。

眼看着P2P就要因为资产不合规,且违法资金池(为了覆盖掉坏账标的的借新还旧)被一锅端,但同样是那个年代,一个神奇的物种兴起了。

互联网小额高利贷。

那个时候还不是714高炮,而是1000到3000元,1到3个月,月费率6%到15%的普通小额高利贷,又叫现金贷。

大量资产慌,且资产不合规,且资产有问题的P2P公司,开始转做现金贷,P2P筹集来的钱,都拿去放现金贷了。

04

那个时候,现金贷市场还是一片蓝海,大量的底层同胞还没有被债务压垮,他们还是正常的蓝领或者小白领或者大学生,他们一个月的正常收入也有3到5千元,买个苹果借个现金贷,分个3期还上,压力不大。

所以获客成本不高,坏账不高,收益不低,并且由于额度小,恰恰好满足了监管的小标的人对人的要求。

大量P2P公司,在现金贷的第一波红利中,赚的盆满钵满,当时做的好的公司,一个月的净收益,是放贷总额的10%。

一头是P2P吸纳来的高额现金,一头是月10%收益的现金贷资产,印钞机开起来了。

很多现在还屹立不倒的P2P公司,都是趁着那个红利期放现金贷,把自己P2P大额标的中的坏账窟窿给填上的。

可以说,是底层人民的现金贷血汗利息,养活了很多表面高大上的P2P机构,以及那些享受着P2P高收益的所谓【高净值人群】。

这是中产阶级对底层人民的一次降维打击。

05

现金贷让很多P2P公司过得很滋润,但好景不长。

因为现金贷本身小额短期高费率的特点,正常人是不会借的,你想想你会去找贷款公司去借1000元1个月利息15%的贷款吗?

这种对用户极为不友好的吸血产品,同样也是对用户阶层的一次逆向筛选。

会借这种钱的,大多是用于虚荣消费,或者赌债,或者不良嗜好的低收入群体和大学生。

这部分人的一大特点是,不仅收入低,并且对于欲望控制和资金管理是没有任何概念的,他们追求的就是消费的快感,最讨厌的就是延迟满足感。

所以他们一旦沾上现金贷,钱来的简单,欲望可以立刻满足,立马就会大量消费,然后继续借贷,多头借贷,最后以贷养贷。

2016年7月,我对行业做过一次多头负债排查,现金贷人群的平均贷款数量为3家;2017年1月,这个数字是15家;2017年7月,这个数字是,22家。

2017年9月,这个数字是,32家。

借款人的多头负债正严重恶化,很多人已经实质性破产了,因为收入连每月的利息都覆盖不了,要是被哪家拒绝下款,立刻负债链就会爆炸。

但奇迹的是,没有爆炸。

因为各大公司,都发现了现金贷的暴利,而自己原有的生意,和高利贷比,简直是过家家的玩具。

于是千军万马转高利贷,巅峰时有将近300家上市公司以各种形式参与了高利贷,更别提各个中小公司,互联网公司了。

他们的野蛮涌入,给那些原本要爆仓的底层人民续上了命,也给那些坏账即将爆发的公司,接了盘。

大家继续玩下去,但是流量的价格被炒了起来。

一个现金贷有效带看客户的成本,从15元涨到35元涨到150元,口袋理财关联的XX白卡,最高时开到了300元,放一笔赔一笔,就靠续贷赚钱。

而各路贷款超市,某X60等,就是那个时间节点起来的,他们赚的盆满钵满。

06

转折发生在2017年底,某公司上市。

某公司上市其实就是吃了这一波现金贷的红利,早期他们的学生贷业务被认为不合规,差点完犊子,靠着高利贷续命,不仅赚到了钱,还成功上市,市值一度剑指百亿美金。

然后他们遭遇质疑,其老板在公开采访时口述【不催收,就当做慈善】,在整个行业乃至全国,引起轩然大波。

一个做高利贷的,还敢这么公开装,简直是穿了品如的衣装。

然后监管突然出手,某店股价崩盘,整个行业开始逃亡。

这个时间节点时2017年11月。

做贷款的人都知道,年底时,要缩量,因为还款日会在春节里,用户不容易及时还款;并且以蓝领工人和农民工为主的贷款,很有可能他们节后就会换个城市,所以年底要缩量。

监管加强配上年底缩量,外加某公司公关事件的影响,导致很多借款人纷纷决定成为老赖不还钱,整个行业立刻开始了大逃杀。

由于现金贷行业用户多头借贷和以贷养贷行为严重的特点,所以一旦债务链上的公司开始缩贷,那么不止是借款人要炸,一条债务链上的所有公司,都要跟着炸。

所有公司都开始疯狂催收,提前收款,坚决不再下款。

史称高利贷第一次大溃败。

就在这么一个大家都在舍命狂奔的时间节点,有2家公司刚成立了现金贷部门,开始大量放款,把自己从P2P中积累的数十亿资金,拿来放款。

从11月开始,到18年1月,整整3个月,大开粮仓,为整个现金贷行业接了盘。

这2家公司,一家叫团贷网,一家叫草根。

他们不仅自己没有靠现金贷补上P2P的口子,反而又在里面赔了几十亿,他们的命运,从那一刻就注定了。

剩下的只是什么时候死。

07

时间来到2018年,现金贷死灰复燃。

经过了第一次大溃败后的各大高利贷公司,纷纷意识到了一个问题。

就是自己放的款,本质上不是放给借款人的,而是放给那些给借款人下款的高利贷公司的,他们才是自己的接盘侠。

所以为了降低风险,要做的应该是,再缩短贷款周期,再降低金额,或者是,收高额砍头息。

只要自己周转足够快,最后借款人财务奔溃,谁快,谁赚得多,谁讲道理,谁死。

然后这样一款产品就诞生了,1000元借款,到手只有只有700元,7天后要还1100元。

史称714高炮。

各大P2P高利贷公司纷纷转行为做714高炮,年化利率可以做到1000%以上,净利润可以做到每月40%,即使是坏账高达50%,依然有得赚。

然后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就开始了,各家公司的债权在那些底层群众的身上流转,跑得慢的就是死。

那些没来的及反应过来,还在做10000元,12期或者5000元6期,或者3000元3期的公司,面对714高炮的降维打击,根本挺不住。

贷款端的坏账扛不住了,资产端的P2P就只能跑路。

从2018年4月唐小僧跑路开始,一年时间有数百家P2P跑路,因为资产端出现了及其严重的问题,口袋理财就是因为转型不及时造成了大量亏空。

草根没能挺过去。

只有那些狠心714的P2P公司,才能活下来。

那些大公司,看到714这么赚钱,想到现金贷的甜头,又过来舔了,这次一起来的,还有上一波现金贷浪潮中各大公司的中高层管理者,他们纷纷下海,打算在714中捞一波。

然后比第一波现金贷浪潮更大的浪潮来了,我管这个叫野狗年代,因为这些公司都是野狗,爬在底层人民身上无尽的贪婪吸血。

这个时候,一个典型的高利贷借款人,身上背负的714高炮,已有大几十甚至上百家,永远也还不清了。

这个过程中,大量的社会事件爆发,18年一整年,高利贷的各种负面新闻就没有断过。

大家表面不说,但依然在赚钱,在收砍头息,在拼命磨牙吮血。

团贷网和口袋理财,以及很多家在现金贷上赔空了的公司,靠着714高炮,开始回血,开始疯狂打广告,筹集资金。

08

2019年3月15日,315晚会在迟到了一年后,姗姗来迟地曝光了714高炮。

就像当年监管现金贷一样,行业又出现了新一轮大逃杀。

这一次,饱受高利贷摧残的借款人变得前所未有的精明,大家看到了315定调,咬死了就是不还钱,怎么样都不还钱,反正违法,反正法律不支持,就是不还。

或许这不叫大逃杀,这叫团灭。

精明的公司,在315之前的半个月就不放款了,而SB公司,只看到了流量变便宜,拼命买买买,放贷放贷放贷,现在全是烂账一堆。

团贷网作为本身就有巨坑的公司,在这种烂账一堆的情况下,自然是先倒下的;而口袋理财作为贷款流量中的首席买手,在流量降价的情况下吃下了太多流量,并且放出了太多的款,也撑不住了。

这次714高炮因为315曝光,行业又经历了洗牌,史称高利贷第二次溃败。

第一次溃败中,倒下了一大批P2P公司,714崛起中倒下了一大批P2P公司,这次第二次溃败,依然会倒下一大批公司,团贷和口袋理财,为此次大溃败,拉开了帷幕。

未来,只是历史的一再重演。

09

714高炮溃败之后,是不是整个市场就一片清净,高利贷再无踪迹呢?

我说过,未来,只是历史的一再重演。

现金贷大溃败之后是714高炮,714高炮大溃败之后,自然会有新的高利贷出现。

55超级高炮,出现了。

就是1000元,5天,50%的砍头息。

1000元,到手500元,5天后要还1200元。

即使坏账高达80%,也不会赔钱。

乍一看只是714的强化版,但是这里面有全新的套路。

一个高利贷资金方,注册几十家高利贷公司,同一个APP代码套几十个不同的壳,这些公司从1号到55号来算,专门做55超级高炮。

小A走投无路,借了1号公司的贷款,付了50%砍头息,肯定还不上;

这时,1号公司的催收,回去指引他到2号公司借款还债,2号公司也是他们的55高炮,这样小A又被收了50%的砍头息,剩下的钱去还1号公司。

只要控制得当,小A会在这些公司里被无限循环下去,只需要1000块,就可以套路小A无数个500块的砍头息,并且把小A的债券做的特别特别大,最终背上10W的债都是轻轻松松的,当债权做大后,把小A的一切信息包含债权,卖给专门收购债权的线下催收公司,这些公司把很多人的债权集合到一起,形成大额的债权,然后用暴力恐吓的手段来要债。

高利贷是把用户当傻瓜;714是把用户当提款机;55高炮,是把用户当成一块肉,人已不是人,是肉,是可以扎出血水后渣子喂狗的肉。

现在大量的公司开始转做55超级高炮,生怕慢了给同行接盘。

高利贷的第三次大繁荣已经开始,第三次大溃败何时到来,尚未可知。

但可知的是,即使监管继续加强,随着技术的进步,高利贷将会继续下沉,继续进化,形式更加先进,打法更加隐蔽,费率继续暴涨,继续吸人血,既然可以做5天50%的贷款,为什么就不能做1天50%的贷款呢?

一个礼拜前,杭州西溪某5A写字楼,某上市公司背景的714公司,有1600多个贷款APP的壳,其老板被带走,床下有2000万人民币现金。

但这非但没有震慑,有的只是更多外行人在打听要如何加入到这个印钱的行业。

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

但高利贷不死,高利贷永生。

在这个不断演进的过程中,又会有无数的公司倒下,无数的家庭破碎,无数的悲剧发生。

这是一场由无数悲剧构成的黑色幽默剧,精彩又残酷,华丽又血腥。

这场大戏,看似与我们无关,实则处处相关。

这些底人民,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基础的服务,超市的收银员,送外卖的司机,流水线上的工人,各种外包的临时小工,他们是庞大而又沉默的底层血液,维护着我们体面的生活。

如果他们不稳,我们的生活如何能稳?

更何况理财公司通过高利贷吸底层人的血,把收益分给投资人,投资人看似赚到了收益。

但这些收益转眼就再去掏空自己的六个钱包,或者加上配资杠杆,在房市股市押上自己的命运,被更高层级的人收割,都是被收割的,谁又比谁高级呢。

我们看戏,戏里是食物链底层。

在更高层眼中,我们也不过是戏中的底层。

戏如人生。

来源:万小刀 

本文来自万小刀,本文观点不代表PmTemple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原文链接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85-1614-2515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pmte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